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推荐中心>首页幻灯
洪水袭来,石首天鹅洲故道的“国宝”还好吗?
信息来源:湖北日报 | 发布时间:2020-07-13

受持续强降雨及上游来水影响,长江湖北段水位近日持续上涨。位于石首市北部的天鹅洲长江故道,汛情严峻。这里是长江中下游保存最完好的一块湿地,也是麋鹿的温馨家园和长江豚类的梦里水乡。汛期,“国宝”们还好吗?

7月8日至9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探究竟。

江豚活动空间变大

7月8日下午,记者进入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只见洪水已漫过岸边树林和办公楼。岸边原本建了一道叫江豚苑的大门,淹水1米深左右。工作人员用塑料板搭在大门口建起临时通道,方便进出。记者站在临时通道上通过望远镜远眺水面,不时能看到有黑色身影探出。那就是江豚。

保护区负责人胡良慧介绍,经过30年不断努力,保护区长江江豚迁地保护种群已发展到约80头规模。对它们来说,故道水位上涨,也意味着活动空间变大。

靠近岸边水域中,有4只网箱,里面居住着2008年引入网箱救护的雄性江豚“天天”、雌性江豚“鹅鹅”和它们刚刚满月的二胎豚宝宝。这个“小家庭”的大女儿“贝贝”,前几天刚刚被放归故道自然水域。

据介绍,根据年龄、体长和部分生理指标判断,“贝贝”于2020年夏季进入青春期。保护区和水生所计划7月初,将其释放到天鹅洲故道自然水域,融入故道江豚群体中,参与故道江豚种群的繁殖。

今年6月1日起,保护区开始对“贝贝”进行野化训练,6月12日将其转移到故道天然围网内。进入7月,受暴雨影响,长江故道水位升高超4米,造成围网淹漫。为防止围网破损、“贝贝”受伤,决定尽快放归。

中科院水生所副研究员郝玉江介绍,放归后,将对“贝贝”的行为、生存以及健康状况进行跟踪监测,助其进一步适应自然水域的生存环境。

麋鹿应急饲料基地开放

与惬意的江豚截然相反,它的邻居——麋鹿,此时正面临生存考验。

7月9日清晨6时30分许,记者在麋鹿保护区核心区看到,不少地势低洼的芦苇荡、旱柳林泡在水中。部分道路也因积水无法通行。在一些尚未淹没的浅滩,麋鹿或三五成群游蹿嬉戏,或独自安静地觅食。

保护区负责人温华军告诉记者,麋鹿喜欢栖息在浅滩,喜水,是游泳、长跑健将,涨水后会向四周高地迁徙。但它们以青草和水草为食,洲滩被淹,意味着食物短缺,生存受到威胁。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保护区围栏被洪水冲垮,部分麋鹿出逃至附近的小河口杨波坦、三合垸、岳阳洞庭湖,正是出于栖息地被破坏后的生存自救本能。

“动物和人一样,如果能安居乐业,谁愿意背井离乡?”温华军说,近年来,保护区逐渐摸索出一些抗灾减灾经验:分区种植玉米、黄豆、苏丹草等麋鹿喜食的农作物,作为应急饲料基地。一旦食源不足,就打开基地拦网,供麋鹿采食。草场旱生植物和牧草长期渍泡在水中,会使水体滋生病菌,影响水质。抢在故道涨水前,在低洼地区利用机械清除杂草,并按饮用水标准对水体进行消毒,保证麋鹿饮水安全。这些应急措施,满足了麋鹿基本生活需求,为其安全度汛提供了有力保障。

7月6日,保护区10多处应急饲料基地的拦网全部撤除,可保超千头麋鹿短期内吃喝无忧。

“水陆空”立体巡查

汛期,水域面积扩大,极端天气交织叠加,给保护区的巡护工作带来困难。为防意外发生,巡护员除开展常规陆地徒步巡查外,还要驾驶冲锋舟和木船进行水上巡护,同时利用无人机、红外相机开展监测,可谓“水陆空”全覆盖,实现全天候、无死角巡查。

胡良慧说,涨水后,江豚活动空间扩大的同时,也增加了风险。特别是一些洲滩、树林被淹没区域,江豚容易被困在枝枝杈杈之间。巡护时,要特别注意。

麋鹿保护区监测人员介绍,麋鹿向地势较高区域转移时,有时被水围困。保护区已准备好挖掘机、抽水泵等抢险机械,可及时抽排积水,清理淤堵涵洞,清除拦网路障,保障麋鹿避灾通道畅通。他们还与周边乡镇签订协议,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可迅速赶到保护区支援。

水质监测也是保护区技术人员的日常工作之一。对水体采样检验,并对水环境进行评估和检验,确保麋鹿和江豚生活在安全的水环境之中。

“每年汛期对保护区来说,都是一次考验。”温华军说。

打印|关闭
0
 
   
主办:荆州市文化和旅游局 地址:荆州市江津西路266号 电话:0716-8527555 邮编:434020
 鄂ICP备05028271号 鄂公网安备 42100302000097号 网站标识码4210000030 网站地图